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baidu.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嫡女成妃》。

龙静呆若木鸡的从安亦晴手里接过手铐,脑袋顶上天雷滚滚,五雷轰顶。打死她都没想到,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小姑娘,竟然把她的手铐轻而易举的给掰开了……
要知道,特种大队配置的手铐,可不是警察局的那种普通货色。即便是龙静自己想要掰开这东西,也得花费一些力气。可是,这个柔弱的小姑娘,不仅轻飘飘的掰开了,还差点儿把她的宝贝手铐拧成了麻花……
这个世界,玄幻了吗?……
“龙静同志,回去之后你不用来参加训练了,给你三天时间,好好想一想自己的问题所在。然后写一份两万字的检讨书交给我,如果写不出来,就不要来见我了。”
说罢,安之言转过头,将冷冰冰的一张脸换成了一张温和的小脸。
“小妹,我带你进去。”他不由分说的拉过安亦晴的小手,一脸阳光明媚的钻进她的车里。
开玩笑,顾夜霖那个大醋桶不对,他这个做哥哥的才有机会跟自己的小妹亲近一下,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
两个人开着安亦晴的白色奥迪车,绝尘而去,只剩下龙静一个人还在石化。
安之言的办公室是一个军绿色的二层小楼。小楼一点儿都不豪华,普通的甚至有些破旧。据安之言介绍说,这个小楼在华夏国刚成立之后,就建起来了。到现在已经有将近一百年的历史了。
安之言带安亦晴在军营里简单的逛了一圈,最后才回到了办公室。安之言的办公室和他这个人一样,简单硬朗。普通的木质线条,干净整洁的办公桌和办公椅,两张单人沙发和一张长条沙发,还有一个茶几。地面上铺着的地板也都很古老了,走起路来砰砰直想,让安亦晴有一种回到了民国时代的错觉。
安之言的办公室是独立了,并没有设置什么秘书或者助理办公室。这个二层小楼,一楼是他的办公室和会客厅,二楼是他的休息室和浴室。平时训练忙碌的时候,安之言都会住在这里。
可以说,这个看似简陋的二层小楼,是安之言的第二个家。
“妞妞,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在缅甸怎么样?”安之言此时恢复了理智,也发现了刚才安亦晴反常的地方。他没有多问,安亦晴该让他知道的东西,早晚都会让他一清二楚。
“还好,收获很大。”安亦晴将昨晚跟安老爷子说过的话,又简单的跟安之言说了一遍。
当安之言听到自己的小妹在缅甸公盘上大放异彩,将孟魄那个老奸巨猾的老妖怪打的落花流水时,不由得拍案叫好。当听到安亦晴说发现了那个还得她坠崖失忆又失明的神秘男人出现的时候,安之言气的牙齿咯吱咯吱作响,一张木质茶几让他拍的四分五裂。
最后,当安亦晴将昨晚她和安老爷子对寒玉门的猜测说出来时,安之言差点儿暴走。
“寒!玉!门!好!很好!非常好!”安之言一字一顿,每个字中都带着无穷无尽的杀气。想要毁了他的妹妹,想要让他的妹妹变成生育工具!除非它寒玉门从他安之言的尸体上踏过去,不然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就要将寒玉门尽数屠尽!
“那小妹你今天来是为了什么事?”安之言恢复理智之后,疑惑的问道。
“二哥,几个月前你受伤的事情,我调查出眉目了。”安亦晴低声说完,忽然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你这个办公室……”
安之言立刻会意,点了点头,拉着安亦晴向二楼走去。
两个人的脚步声很轻,没一会儿,安之言带着安亦晴便来到了二楼的卧室。他打开卧室的房门带着安亦晴走进去,然后将我是的门反锁。最后,打开大衣柜的门,在墙壁上摸了几下。
两秒钟后,本来挂满了衣服的墙壁,竟然神奇的裂开了一人宽的缝隙。
安之言给了安亦晴一个会意的眼神,率先走进了那个缝隙。安亦晴柳眉一挑,毫不犹豫的紧随其后,顺带还将衣柜的柜门关上,将一切还原成之前的样子。
安之言带着安亦晴走了几步,又在墙壁式使劲儿一案,一个约莫有四平方米的小空间忽然出现在安亦晴的眼前。
这个空间很小,呈四四方方的形状。用眼睛估测一下,长两米,宽两米,是标准的口字型房间。房间里没有任何装修,水泥的墙面和地面。另外,还有两把椅子和一个小茶几放在房间里。
在茶几上,摆放着两个水杯和几张写写画画的白纸和两只圆珠笔。应该是安之言以前跟别人商讨机密的时候,留下来的。
“二哥,都说狡兔三窟。没想到你竟然也遗传了老爸和爷爷的狐狸基因,自己竟然偷偷摸摸挖了这么大的一个洞。”安亦晴笑着打趣安之言,这个房间里的水泥墙面从断层上来看,都是刚挖出来没多久的。初步估计应该在半年左右。除了安之言自己,安亦晴想不出谁还会在特种大队总教官的卧室里挖出这么大的一个洞。
“小妹你就别笑话我了,老爸和爷爷那是老狐狸精,大哥是小狐狸精,我充其量就是一直还没成精的狐狸。这个密室是我七个月前自己偷偷挖出来的,为了防止有心人偷听。”安之言叹了口气,他任职特种大队的教官已经快有五年了。当初,他之所以喜欢从军,是因为他觉得军人身上有一种血性。战友之间不用动那么多歪心思,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生死伙伴之间都是可以绝对信任的。
但是,自从坐上了总教官这个位置,安之言发现一切并不是像他想象中的那样美好。
在这个军营里,派系之争简直太严重了。尔虞我诈处处都是,根本不会因为这一片绿色而有什么改变。
半年多前,安之言发现了自己办公桌的抽屉下面被人放了一个微型。其实,这多亏了安亦晴,若不是她的回归让安家人可以修炼古武,那么安之言即便反侦察能力再强,也想不到自己的办公室里会被自己的战友防止了一个!
从那时开始,安之言便筹谋着这样的一个密室。那段时间,他借口工作太忙,时不时的就在军营一连住上好几天。为的就是赶快将这间密室挖出来。
至于那些挖出来的水泥被放在哪儿了?一个堂堂的特种部队教官,如果连点儿水泥都藏不住,还不如下岗回家卖红薯去吧?
“二哥,你别想太多。军人,本来就应该是热血沸腾,充满了激情的。只不过,在其位谋其政,你既然坐在了这个位置上,就要为所有军人争取他们应得的利益,给他们一个稳定的家。你这样辛苦的和敌人斗智斗勇,不也是为了华夏国的老百姓和你的兵吗?”安亦晴拍了拍安之言的肩膀,这个世界上本就是很纯净的,真正肮脏的,是人类的**。
“你说的对,我做这么多,就是为了给那群臭小子一个稳定的家。至少他们在前线洒热血,我这个做老大的,决不能让他们心寒。”安之言释怀一笑,看向安亦晴,“这个密室绝对安全,想说什么就在这里说吧。”
安亦晴点点头,将今天中午安之雨向她汇报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讲给了安之言。
安之言越听,眉头皱的就越紧。当听到最后的时候,好看的剑眉直接拧成了一个死疙瘩。
“现在,特种部队里有三个人很可疑。一个是刚才我见过的那个龙静,她心高气傲,藐视一切。这样的人很容易被有心人用计谋激发起好胜心。第二个是江省徐家的徐姿,她这个人我没见过,不好下结论。最后一个,也是最有可能的一个,是你们的副教官吴志国。”
安之言黑眸一动,看向安亦晴问道:“为什么他最可疑?”
“二哥,你应该知道,从古到今,有多少人为了从第二变成第一,埋没了人性。”安亦晴指了指安之言胸口的名牌,特种大队总教官七个大字。
“副教官和总教官,只是一字之差,但是就好像古代的后宫,皇后永远是正妻,而贵妃即便再受宠,也只能是一个小妾。二哥,你对名利不在意,但是不代表吴志国不在意。更何况,几年前,他和邱一平还有杨璇夫妻二人有过几面之缘。很有可能,是他对他们夫妻和你下了毒。”安亦晴明确的解释道。
安之言没有说话,他既没有反驳安亦晴的看法,也没有表示赞同。
半晌之后,安之言抬起眸子,认真而严肃的看向安亦晴。
“小妹,你打算怎么做?”
“唔,我想在你这里住几天。”
安亦晴话音刚落,立刻遭到安之言的强烈反对。
“不行!这里的条件不适合你居住,而且,你忽然住进来,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安之言倒是不怕别人怀疑安亦晴出现的目的,但是这里的住宿条件并不好,伙食也不像家里那样美味,妹控的安之言很怕安亦晴会受了委屈。
安亦晴似乎早就预料到安之言会不同意自己的做法,胸有成竹的一笑,挑着眉对他说道:“二哥,刚才龙静推了我一下,我的脚扭到了,估计是走不了了。”
说罢,她眼中的眼泪哗啦啦的开始往外流,一副疼的要死要活的模样。
安之言看着忽然哭的梨花带雨的安亦晴,顿时头大如斗。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一向只流血不流泪的小妹会忽然变得那么娇气了,感情他早就设好了局,在这里等着他呢!
不愧是一家人,安之言猜对了。早在安亦晴和龙静发生争吵时,她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扮演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至少,她得让外人看到她是那种说风就是雨的性子,这样,才有足够的理由留下来。
否则,一个明事理的姑娘怎么会无缘无故住在军营里?为了体验生活么……
角色安排妥当之后,安亦晴强大的演技将龙静小姐忽悠的要死要活的,然后,龙静在看到安之言的时候一激动,狠狠的撞了安亦晴从她身边擦肩而过。于是,安亦晴就顺杆扯大旗,装出了扭到脚的样子。
一个扭伤了脚的娇滴滴的大小姐,怎么可能委屈自己随随便便移步?不让安之言当成祖宗似的供起来已经很好了!
至于安亦晴最后为什么会对龙静说那些话,也许是因为她觉得那个女人还有的救,又或者是觉得龙静那种女人,根本不可能将刚才的事情说出去。
她最在意的,是自己的尊严。根本不可能将自己输了这件事,讲给别人听。
------题外话------
爆更第八章,累死了。一个小时后还有,等着。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嫡女成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河大帝5200

曾以天

我做男公关

许孟涵

互动演示

刘晓恭

古典言情小说

彭旻幸

300298三诺生物

明治羽

绝世妖宠

蔡浩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