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baidu.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宁王妃》。

天方亮,深水码头的氖灯依旧很亮很扎眼睛。宁安带艾丽萨上船,第一件事就是找老把头商量看看能不能把宁安卧室旁边的那个杂货舱收拾出来,给艾丽萨住。
老爷子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却阴沉着脸,对宁安爱答不理的。宁安可能不知道,这个老把头回头一想不太对劲,他老人家这么关心宁安是打心底把宁安当半个女婿看待了,就等着这次回去撮合一下二人,这事儿就顺理成章了,谁想到突然冒出了一个金发碧眼的洋妞。
老爷子气不打一处出,当然没有好脸色。他把宁安喊到自己的卧室里,正儿八经地审问一番来龙去脉,得知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儿才肯放下架子,找出了一把钥匙给宁安,而且让宁安拿出一枚嘉德金币作为押金暂扣,等把艾丽萨送走后再还给宁安。
宁安苦笑,这老爷子平时和蔼可亲的,实际心眼可小着呢。
收拾新卧室时,宁安的几位大兄弟可真够实在的,故意用两张折叠床拼出了一张双人床,宁安目瞪口呆,艾丽萨则似笑非笑。
按照计划,出云号将在上午十点钟准时离岗。宁安这些天没有见到薛栎,感觉怪怪的。安置好艾丽萨后,他独自一人来到储货舱。
推开门后,他看到薛栎憔悴的坐在地上,两眼布满血丝。
“我们已经离开奥泽尔了,下一站就是索维斯卡亚,两天后就能到达。”
宁安把灯打开,将地上散落的玻璃酒瓶收拾起来。
看样子薛栎没有找到燃料棒所在的位置,仓库里近百吨重的新鲜蔬菜存放在充满惰性气体的气囊里,十几根手臂大小的储存罐太容易藏匿了。
“你先出去了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薛栎沙哑道。
“嗯,对了,老把头说他收到国际海洋事务处的消息,他们要对咱们这条船例行检查,估计要在公海上耽搁一会儿。”
宁安退出,准备关上舱门。
薛栎突然站了起来,眼中也有了色彩,脸上尽是惊喜之色,“你是说远洋执法者要对我们的船进行检查?”
宁安点头称是。
薛栎搓着双手,似乎有些激动,又刻意压抑自己的情绪,平静道:“宁安,你去和老把头交待一声,让他全力配合检查,另外看好我们的人不要让他们惹事。”
半小时后,薛栎西装革履的站在甲板上,一艘轻装巡逻艇靠了过来。巡逻艇上高高挂着的蓝色旗帜,上面是地球的海域图,利剑与定音锤象征着对公平的捍卫。
执法者在一位小队长的带领下登上了出云号,根据国际惯例,如果过往船只不配合检查,就会永久失去公海航行权。
薛栎之所以这么积极,其实是为了借助远洋执法者的手找到藏匿起来的燃料棒,执法者拥有高效的电磁扫描仪,在监察走私贩运违禁品上一查一个准。
但是薛栎不知道,他的出云号已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局”中,始作俑者就是他的金主英航集团。
还有,英航用于伪装的几艘远洋货轮已经沉没在北海航线上,他们的对手咬碎了假饵后,似乎闻到了某些阴谋的味道。所以,暗处的人又走了一步险棋,譬如冒充远洋执法者。
执法者一行六人登上了出云号,其中一人背着电磁扫描仪,他们从底部货舱开始,逐层检查。电磁扫描仪的扫描设备就像一只拳头大的飞鸟,头部装有全方位多谱射频发生器,扫描结果会自动生成图像。
从一层到四层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整条船都暴露在视野里,小队长看了一眼得到的数据,然后掏出一张印着国际海洋执法者徽章的公文纸,道:“贵船涉嫌走私违禁品,暂被扣押!”
薛栎脸色铁青。
按照流程,执法者需要拿到总部评审意见后才能决定扣押事宜。他们如今这么做,确实不符合规定,准确的说就是违规执法。
“这不可能!我需要证据!”薛栎反驳。
咔嚓!
执法者们拿出武器,并上膛。
小队长将电磁扫描仪打印出来的可疑照片砸在薛栎的脸上。这位有着东欧标准面貌的土库曼人与其他执法者一样缺乏耐心。
薛栎接过照片,没想到那些燃料棒竟然伪装成船体支撑结构藏在一层和二层之间的夹缝里。
一抹戾色涌上薛栎脸庞,他说他愿意接受扣押。走出去的时候,他故意放缓脚步,走在最后面,然后掏出准备好的消音电磁手枪。
2秒钟不到,登船的执法者一行就倒在血泊中。
虽然宁安待在房间里正在从光脑上看远洋执法者的信息,还是听到了微弱的枪声。他放下光脑,寻声走向货舱。
推开门就是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然后看到薛栎正在把倒下的执法者拉到货舱的清污口,直接投入大海。
地面上五套C级装备还带着血迹,薛栎走过来,交代宁安把东西先收拾起来,他自己则是拖着一个黑色的箱子上了顶层,那个黑色箱子上面有一个红色的雷达标志,宁安很快想到了军方专用的噪蛙系列单兵电磁脉冲干扰器。
这东西就是通过强有力的电磁脉冲摧毁地方电子设备,并形成电磁紊乱域场,达到致盲信号的作用。
这种干扰器使用简单,只需要在一定距离内照射目标区域即可,持续时间可达300秒。
宁安把这几套装备直接扔到了净化池里浸泡,防止辐射物质的隐形渗透。
他没想到薛栎竟然敢袭击执法者。
“嗤~”
一声奇怪的声响打断了宁安的沉思,宁安赶紧跑到上层落地舷窗的位置。眼前的执法者巡逻艇已经化为一个巨大的火球,乌烟滚滚,爆裂声不断,不久后又发生了一次巨大的爆炸,然后沉入深海。
宁安看到站在顶层桅杆架上的薛栎从肩上放下一个RPG火箭筒的发射架,发射架布满了蛇纹状墨绿色迷彩,一看就是欧系“毒牙”系列的经典款。
宁安走过去把仍处于工作状态的电磁干扰器关机,道:“老板,下步该怎么走?”
薛栎抹了抹被火箭筒焰流吹乱的头发,道:“已经确定了燃料棒的位置,先去索维斯卡亚。”
宁安点点头,下去安排所有人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交待老把头全速启航。他自己则是去了艾丽萨的房间。
宁安端了一盘水果,敲了敲门。
里面竟然无人应答。
宁安心想大概是睡着了吧,不过很快又觉得不对,刚才剧烈的爆炸声和冲击波可是震得出云号剧烈摇晃了几下,她不应该在睡觉呀,难道那群执法者在检验时做了出格的事?
宁安用力一扳,两公分厚的合金舱门开始变形,然后他用肩膀一抗,硬是扯弯了插栓,舱门被强行打开。
“你别过来!别过来!”
艾丽萨躲在床后的角落里,手里拿着一柄锋利的水果刀乱挥,披头散发的大吼大叫,像是被惊吓到的小动物准备放手一搏。
宁安很快环顾了一周,没有发现任何打斗和撕扯的痕迹,艾丽萨的衣服也很整洁,他稍稍放下了心,应该不是外人进来了。
不过她手里的那把小刀可能会伤害到她,宁安从衣兜里掏出一枚金币,准确地击中了桌子上的玻璃水杯,水杯落地碎成渣渣,其爆裂声让本来神经就紧绷的艾丽萨更是抱紧了怀里的枕头,小刀指着前面,撕心裂肺道:“别过来!我杀了你!”
宁安一个瞬间飞跃握住了刀刃,然后另一只手在她肘部一搓,敲中了麻骨,艾丽萨手心一松,水果刀就到了宁安的手上,被他丢出门外。
宁安来不及多想,一把将其抱住,安抚道:“别怕,是我,宁安,不要怕,没人欺负你。”
缓了一会儿,艾丽萨才抬起头,看到是宁安后,哇的一声又哭了,眼泪把宁安的衣服都浸湿了。
宁安把她抱在床上,用热毛巾给她擦了擦脸,她握着宁安的手,才算平静了下来。后来宁安才知道艾丽萨害怕枪声,准确的说是对枪声有阴影。
艾丽萨很快睡着了,宁安抽出手,将一天厚实的毯子给她盖上,她梦呓中翻身,粉色的脖颈出露出一个肉色梅花纹身,这个纹身宁安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用手腕上的智能腕带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影卫总部,然后他又将掰弯的门栓掰了回来,悄悄地关上了门。
回到隔壁,宁安打开光脑,来自影卫总部的信息已经加密上传到他的私人邮件里。
一个古老的词汇第一次迸入宁安的眼前:图灵。
这个词最早出现在希腊神话里,后来成为了一种特殊测试的代名词,再后来就成为了一个神秘组织的代号。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宁王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画棺人

陈如筠

哪里可以下载有声

袁静怡

执掌奉系

张凯任

完美同居

徐嘉男

金庸武侠大乱弹

方怡璇

明知故爱含胭

陈明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