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baidu.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蛮后戏冷皇》。

“你能救场?”
“不错,我铸造本事还算不错,上官福阳会的我也会,甚至我水准比他还高一筹!”
铸造的角落中,李鸿儒和老罴有着低声的秘议。
这让李鸿儒吐出了与神昉相关的部分内容。
“居然是那只猴子,他能有什么能耐引领妖类前行,他自己都难保自己”老罴低声道。
“雪中送炭方知真心,锦上添花只是假意,妖类摆脱束缚的机会很低,也只会有少数妖能摆脱,你想下注要趁早!”
李鸿儒劝诫了一句。
他的劝诫与老罴的提醒并无多少区别,一时让老罴有着醒目。
事情难于两全。
若打造失败,他救场必然惹怒四公主,但他不救场或许又会丧失另一边可能存在的生路。
这是两条希望都很渺茫的生路。
老罴目光一时有着来回的浮动。
“你再吐露一点点相关,至少要让我知道那猴子到底有什么凭借”老罴低声道。
“我难于吐露”李鸿儒摇头道:“一传十,十传百,若我告诉了你,你的希望或许就被掐灭了!”
李鸿儒注目看过老罴浓郁毛发中的金箍。
这是佛教的手法,相较于婆罗门操控的方式,佛教侧重摄魂咒操控元神。
即便某天金箍取下,依旧不乏咒术的纠缠。
有种下心血者,也有如老罴这类依靠法宝强力管控者。
前者难于看出,后者则是能被直接看到,又不乏被多人控制。
第二阶梯战力顶尖的孙悟空都难逃,老罴也不例外。
若非操控者主动解除,又或死亡,老罴等妖解咒的希望只能寄托在陈祎身上。
若陈祎能具备接近金蝉子的实力,引导教运下或许能剔除这类诅咒。
但任何修行都有一个过程,陈祎没可能一下子就成为顶级大修炼者。
知晓金蝉子死去的人不少,但知晓陈祎复生具备取代金蝉子的人很少。
佛教虽有败退,但显然不会希望有人可以摧毁到佛教的根基。
这是李鸿儒不可能吐露的秘密。
他注目着老罴来回变换的脸色。
“再强的妖都难于逆天去掀翻一个顶级教派,一个被控制的妖更是没有可能,你只能将希望撒播出去”李鸿儒低声道。
“我暂信你一次!”
老罴看着脸色诚恳的李鸿儒。
修为能踏入九品,即便是妖也没可能是傻白甜。
但愈是接触,他对李鸿儒的信任度也越高。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本能觉察到李鸿儒更为靠谱。
这让他心中摇摆的念头有着不断的偏移。
两人低声不断交流,不仅仅是李鸿儒心中忐忑降低,老罴脸上也多了一缕希望带来的神采。
“你似乎知道上官福阳的真正来头?”李鸿儒低声道。
“我不能说,说了我就没法容身了”老罴摇头道:“这只能你自己去调查!”
与李鸿儒一样,老罴保持着关键处没有叙说。
李鸿儒提及了接触神昉僧人可能带来希望,老罴也只是应下若是出现意外负责救场。
两人相互注目,又极为默契将目光投向了铸造之处。
从白日到夜晚,这柄如意剑有了剑的基本模样,但又宽又厚,甚至于有着两米余长。
大型篝火的光芒下,无数金色的光点在这柄巨剑上不断闪烁。
“到正式铸剑阶段了,你重我轻,你粗我细!”
张九鸦深深呼了一口气,待得饮水服下辟谷丸,他亦是让上官福阳执了大锤。
相较于他的状态,上官福阳与往昔铸造如意巨阙剑时一般,依旧有着足够的余力。
这种得力助手至少等同于朝廷十个高水准的匠师,不仅缩短了铸造的时间,更是提高了铸造的成功率。
这是张九鸦所见过的怪胎,不仅仅剑术高明,还具备巨力,又拥有上等的铸造能力。
两人铸造如意巨阙剑不乏搭配,这其中以上官福阳指导为主,而他则是执行者。
待得此时则是以他为主导,上官福阳负责粗胚捶打。
只是想到成剑时的模样,张九鸦就忍不住的兴奋。
“你要打什么铭文到这柄如意剑中?”上官福阳少有开口的问道。
“剑是锐器,自然是锐字当头”张九鸦道:“王大人剑术超凡,一柄顶级锋锐的宝剑可以斩鬼杀神。”
“但你这是黄金为基,如何锐到极致!”
“莫非你有其他建议?”
“您觉得……”
……
“他似乎在试图说服那个张匠师的念头!”
蹲守观看的角落中,老罴略做提醒。
“只要张铁匠踏入他的话术变更了念头,铸剑必然存在隐患!”
“一个顶级匠师不会轻易变更自己的铸剑理念,何况这次铸剑是张九鸦为主!”
李鸿儒回应。
顶级的匠师如同顶级的剑客,并不会去改变自己的铸造风格。
但顶级匠师并非听不得其他人的建议,很可能在自己的铸造中插入上官福阳的一丝理念,让自己铸造的宝剑更为不凡。
李鸿儒目光扫过上官福阳,他此时颇有兴趣对方的来路。
老罴不说,李鸿儒也只能猜。
如同张九鸦觉察出上官福阳怪胎一般的能力,李鸿儒只觉这类人极少,能培养出来的圣地必然极少。
而老罴隐隐的发声中,上官福阳似乎与自己可能存在结怨,并不像表面上这般友好。
这让李鸿儒不断回神,思索着自己往昔可能导致祸患之处。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往昔捣鼓出的事情有些多,难于确定惹了哪路人。
大抵往昔得罪过人,他不可避免牵涉到一堆人。
而落到屡屡交好算计,这让李鸿儒只觉吸了一口冷气。
他此时也幸得自己家人已经从洛阳城搬了出去,难于被人钳制。
而在那数月中,李鸿儒也不乏请陶依然守护,并没有生出意外。
大锤小锤的声音响起,张九鸦和上官福阳显然已经有着商量完毕。
李鸿儒难懂铁匠们的术语,他也看不懂你一锤我一锤如何打造出剑体内的层层铭文。
“他似乎提及了中正平和”老罴低声道。
“什么意思?”李鸿儒问道。
“中庸!”
“您再提点提点!”
“这柄剑似乎从一往无前的锐利,又增加了一层守护的手段,你应该清楚,攻防不可能同体走向极致,这必然会导致中庸!”
“哦!”
李鸿儒点点头。
“你就没一点点担心?”老罴奇道。
“只要能铸成,我担心做什么!”
“但一柄剑失去最大的特色,难道你就不可惜?”
“只要比我以前用的剑强,我就不可惜!”
只要剑能如意运转,具备伸缩自如的能耐,只要啃咬后可以得到十万两财富的太吾材料,李鸿儒就没有任何担心。
他在老罴这儿得知了不少内容,也有了对如意兵器的更多认知。
只要铸剑不失败,一切对他都不构成麻烦。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蛮后戏冷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情哥哥

陈佳蓉

打麻将的妙招

李汉霖

武侠九龙玉匣

吴雅惠

夏宫之中

李彦男

重生之上帝请开窗

李筱映

花开的时间

林诗涵